<code id="IIWABAAC0883"></code><style id="IIWABAAC0883"></style>
    • <acronym id="IIWABAAC0883"></acronym>
      <center id="IIWABAAC0883"><cente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center><abbr id="IIWABAAC0883"><di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noframes id="IIWABAAC0883">

    • <optgroup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sup id="IIWABAAC0883"></sup></strike><code id="IIWABAAC0883"></code></optgroup>
        1. <b id="IIWABAAC0883"><label id="IIWABAAC0883"><select id="IIWABAAC0883"><dt id="IIWABAAC0883"><span id="IIWABAAC0883"></span></dt></select></label></b><u id="IIWABAAC0883"></u>
          <i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tt id="IIWABAAC0883"><pre id="IIWABAAC0883"></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温雅》 第四章 集市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次日,饭桌上,一家人正吃早饭,此时顾氏的面上虽然看上去没什么了,但温雅看得出她的神情中依然带着忧虑。

          “娘,不用担心,那张啊福今天吃了亏,以后不会再来欺负我们了,就算他来了,大牛叔和其他大叔也不会看着他欺负我们的。”顾展铭似乎看出了顾氏心中的忧虑,出声安慰道。

          顾氏在心中一叹,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当是孩子们的安慰,可她也知道,那张啊福就是因为今天吃了亏,才会怀恨在心,一旦让他逮住机会,他一定会在使坏的。

          温雅淡然的坐在顾氏的怀里吃着东西,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张啊福被她一针就扎在胸口处的一根动脉上,虽然不至于让他就这么死了,但如果他处理不当的话,或者说他不会处理的话,那么大量失血是一定的。

          到时,以张福财的个人状况,最起码也能让他虚弱上两三个月,而在这两三个月内,他是不可能在来骚扰她们一家的。

          “过两天就是十五了,娘带你们去集市赶集。”吃完晚饭,顾氏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道。

          顾展铭高兴的点了点头,温雅则抱着顾氏甜甜的说了句:“娘最好了。”

          顾氏闻言,笑着揉了揉温雅的小脑袋。

          以前,因为温雅常年多病,所以顾氏每次去赶集都是一个人去的,留着顾展铭在家照顾妹妹,所以顾展铭和温雅一次都没去过集市。这次因为刚刚发生了张啊福那件事,顾氏实在不放心两个孩子单独在家,再加上温雅现在的身体应该也受得住一段时间的赶路了,所以她决定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

          而温雅之所以高兴,那是因为她好奇。

          离村里最近的集市在十多里外的平阳镇里。

          每到初一和十五便是平阳镇里的大集之日,村里去的人也多,正好可以结伴而行,而且这两天的集市相对于平时也要更热闹得多。

          而且顾氏种在院子里的几坛菜也到了收割的时候,十五那天也正好可以拿去镇里卖个好价钱。

          ......

          两天平静的过去了,张啊福没有再出现,这让顾氏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一大早,天蒙蒙亮,顾氏就轻柔的起来了,她慢慢的掀开盖在身上的被褥,将身子移出来后在小心的盖上,生怕把温雅吵醒了。

          其实在她掀开被褥的时候,温雅就已经醒了,只是她没有睁开眼睛,而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继续熟睡。

          顾氏穿好衣服,就往院子中走去,她刚出去一会,顾展铭也从屋子走了出来,轻柔的往院子走去,温雅知道,他们是去摘菜去了,温雅也想去帮忙,但她也知道,她要是去的话,顾展铭和顾氏也不会让她帮忙的,反而还会担心她着凉生病,所以她还是不去给他们添麻烦为好。

          温雅挪了挪身子,换了一个姿势,浅浅的继续睡着。

          一个时辰后,天渐渐大亮。顾氏和顾展铭已经把菜全部收割,稍稍清洗过后,装进了两个大箩筐里,待温雅起来的时候,顾氏都已经将早饭做好了。

          一家人吃过了早饭,顾展铭就将家里的那头大黄牛拉了出来,套下牛板车,一家人就坐在牛板车上,带着两箩筐菜和顾氏绣的一些东西往平阳镇赶去。

          乡下的道路坑坑洼洼的很不平整,走起来很是颠簸,温雅虽然坐在顾氏的腿上,但也被晃荡得有些不习惯,好在这个时代环境极好,一路上道路两旁尽是绿油油的植物,空气中也没有那种浓重烦闷的汽油味,这一路欣赏下来,温雅倒也不觉得闷。

          牛车走得不快,十几里路跑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到。

          越是靠近平阳镇,来往的人也越多了起来。

          平阳镇很热闹,从城门处一直进去,两边都是大小各式各样的店铺,顾氏赶着牛车一路直走,在拐了一个弯后,靠着旁边停了下来。

          这条街是专门贩卖青菜肉食的菜市,顾氏并没有找地方摆摊贩卖车上的两箩筐蔬菜,而是将蔬菜便宜批发给一个专门收购蔬菜的小贩。

          这么做,价钱要比零售散卖的低了一倍,两大箩筐的菜竟然也不过才卖了一百多文钱,而市面上的白面却要八文钱一斤,也就是说两大箩筐的青菜居然只能换十几斤白面,不得不说当农民实在是有些悲哀。

          到也不是说顾氏不想自己零售,好多赚点钱,只是这菜市自有菜市上的一些规矩,那就是不时的就会有一些地痞混混跑来向那些不常见的人收保护费,顾氏一个孤寡女人,外加她那张比其它农妇白皙漂亮的脸蛋,难免可有会有些麻烦。所以不得已,顾氏也不想招惹那些麻烦。

          在菜市不远的地方有专门帮忙看管牛车的地方,是一家名声很好的大户人家里的家丁,在那里,看管车马一个时辰只需要两文钱。

          为了方便一些,顾氏也不会在意那几文钱。放好牛车之后,顾氏就背着一个包裹,抱着温雅往一条看上去很繁华的街道走去。

          此时还有一个时辰就到中午了,天气有些热,顾氏抱着温雅,头上都开始冒出点点汗珠了,想来是累了。

          见此,温雅坚决不让顾氏在抱着她了,而是下来自己走路,说是多走走动动不容易生病,顾氏绕不过她,只得随她了,但也不放心的一直拉着她的小手。

          一路上,顾展铭没开口要买什么东西,他的脸色很平静,如果忽略他眼神里的兴奋,温雅都以为他到底是不是第一次来集市,温雅虽然对于许多这些古代的事物很感兴趣,可她也没要求顾氏给她买任何一种,就算是顾氏想花几文钱给她买个小事物给她玩也被她拒绝了。

          顾氏领着温雅和顾展铭走进了一家叫做李氏布庄的地方,这里面的柜台上摆有许多绢帛,棉线,布匹之类的东西,这看上去是一个专门做女红,布匹生意的地方。

          “哟,二娘来了,可是又有什么活计要卖了?”里面一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妇人见顾氏走进来后,眼睛一亮,立马眉开眼笑的迎了过来,热切的问道。

          “嗯,绣了几方帕子和几个荷囊,换三尺上等丝布和一些钱。”顾氏说着,松开温雅的手,取下身后的包裹,掏出里面用一团用布包裹的东西递给对方。

          妇人笑着连忙接了过去,小心的掀开后,把其中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一样一样的仔细检查一遍后,一一摆在一旁的席子上,高兴的道:

          “二娘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这五方帕子,三个荷囊,换三尺上等丝布外加五百文钱如何?”

          顾氏点了点头,没有再让人家加钱,想来两人应该是经常交易,都熟知行情,妇人给的价钱也算公道。

          不过,温雅倒是一惊,没想到这看似不过几件小东西,竟然能换三尺上等丝布外加五百文钱,要知道,五百文钱可是相当于她家一亩地近一年的收成了,而在温雅看来,那五方帕子和三个荷囊最多也只是用了三尺的上等丝布,也就是说那几件小东西,顾氏的手工费竟然就有五百文。

          温雅抬头看了看交易过后,老板娘竟然还一副有得赚的高兴表情,温雅想,自己娘亲的手艺虽然她没有细细看过,但看老板娘的表情,应该算得上是顶尖的了。没想到自己娘亲的手艺这么值钱,看来她家之所以现在这么穷,应该是被身体的原主给害的。

          顾氏接过妇人手中的半惯钱,将其装进自己的囊袋中,拉着温雅走了。

          刚走到店外,顾氏便高兴的将温雅抱起来蹭了蹭她的小脸道:“小雅这么天都没有生病,娘可以多省下些钱买更多的白面了。所以小雅以后要多吃点知道吗?吃得白白胖胖的,这样以后就都不会生病了。”

          温雅眼睛一红,知道了原来是自己拖累的全家,但她的心中反而更温暖了,因为她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些日子,从来没有在顾氏和顾展铭的眼中发现过半点埋怨,有的只是关心和爱护,这让温雅更加坚定,她绝不允许任何人有一丝可能破坏她的这个家。

          有了钱,顾氏一路上买了些点灯用的桐油和一些常用的杂物,还打算给温雅买些糖果解馋,但温雅却坚决不要,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不好那一口,顾氏倒也不坚持,反而另外不顾温雅的反对给她买了些小女孩用的发绳,簪笄。

          温雅郁闷的摸了摸自己那最多只能扎两只羊角辫的头发,想象着自己头顶两只羊角的样子,心中顿时觉得有些恶寒。

          三人逛了半个时辰,回去取牛车路过一个书店的时候,顾氏倒是花了一百五十文帮顾展铭买了本书,把顾展铭高兴坏了,又逛了一会,到了中午三人便去交了两文钱,取回了牛车,就拉着两袋白面往村里赶了回去了。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