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IIWABAAC0883"></code><style id="IIWABAAC0883"></style>
    • <acronym id="IIWABAAC0883"></acronym>
      <center id="IIWABAAC0883"><cente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center><abbr id="IIWABAAC0883"><di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noframes id="IIWABAAC0883">

    • <optgroup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sup id="IIWABAAC0883"></sup></strike><code id="IIWABAAC0883"></code></optgroup>
        1. <b id="IIWABAAC0883"><label id="IIWABAAC0883"><select id="IIWABAAC0883"><dt id="IIWABAAC0883"><span id="IIWABAAC0883"></span></dt></select></label></b><u id="IIWABAAC0883"></u>
          <i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tt id="IIWABAAC0883"><pre id="IIWABAAC0883"></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温雅》 第二章 温馨生活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或许是因为刚换了灵魂的原因,温雅此时竟然一点也没有那种生病了的难受感觉,只是这具身体毕竟病了很久,小小的身躯被折磨得都没几两肉,所以浑身也提不起多少力,甚至连自己坐起来都做不到。

          躺在那里,温雅并没有乖乖的闭上眼睛睡觉,而是睁着眼睛看着屋内刺绣的娘亲顾氏和一旁安静看书的哥哥顾展铭,这一刻,温雅瞬间觉得整间屋子都充满了一种温馨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迷恋。

          娘亲顾氏和哥哥顾展铭都很安静的,没有发出一点儿噪音,想来是不想吵到温雅。

          顾氏长了很清秀,面容也很白皙,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透过那张清秀的脸,温雅甚至依稀还能看到她双十年华时那美丽的样子。

          哥哥顾展铭平时话很少,为人也很温和,有点书呆子的倾向,他手中的那本书看上去很旧,许多页纸都已经与整本书断开了,看来应该是翻看次数过多的缘故。

          温雅仔细观其面容,她发现她这个有点书呆子倾向的哥哥长得还颇为俊俏,不过面容并不像娘亲顾氏,想必可能是像那个印象中据说已经死了的老爹。

          不过,那只是据说,温雅对此并不怎么相信,因为记忆中,原主也不是没问过,但每次问的时候,娘亲顾氏都是皱着眉头,眼中总掩饰不住冒出怒火。

          由此温雅可以推断,她那死鬼老爹就算没死那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不然娘亲顾氏不会是这种反应的,而且最主要的一点,他们并没有跟着父姓,而是跟着母姓。

          要知道,在这男权至上,女人根本没有多少地位的古代社会,这种事简直是不可想象,可见顾氏对于夫家的怨念到底有多重。

          娘亲顾氏的一双手极巧,能绣出一手顶尖的绣活,也正是因为这一手顶尖的绣活,她们一家人的日常用度,特别是温雅平时的药钱,基本都是靠着顾氏绣东西去卖来维持的,要是没有那一手顶尖的绣活,她们一家光是靠着那十亩薄田的话,早就饿死了。

          除了绣活,顾氏还能写一手好字,并且还能自己教孩子认字读书,可以说是有才有艺,温雅真搞不懂到底是什么人家竟然能让这么优秀的媳妇心中的怨念这么深,甚至连夫家的姓氏也从来不提。

          ......

          时间转眼间就过了四五天,温雅的身体经过了四五天的调养,也渐渐恢复了一些,原本苍白的小脸也有了丝丝红润,看得顾氏和顾展铭很是开心。

          此时是夏初,还没到一年最热的时候,早晨的天气还很清凉。

          一直浅睡的温雅醒得很早,趁着娘亲顾氏去张罗早餐的时候,温雅从g上爬了起来,走到院中,打起了前世特战队里流传的一套拳法。

          这套拳法是特战队里专用的,据说是一位一百多岁的前辈根据太极拳改编的,非常适合年轻人用,强身效果极佳。只不过她现在的这番动作在别人看来一定是很怪异的。

          这不,刚从厨房出来的顾氏一看到温雅现在的动作,立马被吓了一大跳,急急的走了过来,神情很是急切的伸手摇了摇她的双肩急道:“小雅,你怎么了?你别吓娘啊...”

          温雅汗,她就知道顾氏可能会误会,她连忙停了下来,水灵灵的眼睛看着顾氏,奶声奶气的叫了声娘,直把顾氏的心都叫化了。

          “娘,我没事的,这是我跟梦里的一位白胡子老爷爷学的,那老爷爷说我从小体弱多病,学这套拳法可以强身健体,只要我每天打一个时辰,我以后就不会在生病了。”

          其实温雅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她现在的这具身体自从出生以来,生病太过频繁了,搞得体质实在是差得掉渣,这要是在不改善过来,真可能那天再来那么一场病,一个弄不好她就得挂了。好不容易能重活一次,还有一个这么好的娘亲,她可不想那么容易就挂了。

          听了温雅的话,顾氏一愣之后,叹了口气将温雅一把抱入怀中,紧紧的搂了搂声音有些哽咽道:“不急的,先吃了早饭再练吧!”

          说完,顾氏便抱着温雅往屋里走去,将温雅放在竹塌上,吩咐她好好待着之后,就去灶房走去,不一会便将一桌饭菜饭菜都一一端了过来。

          温雅也不打算闲着,只见她只身下了塌,就跑到内屋将正在看书的顾展铭也叫了出来。

          待听到了温雅了喊声,这顾展铭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手中那本实在是破得可以的书,温雅直摇头,至于吗?不就是两三本破书吗?天天看,背都应该背得下来了吧。

          爱书爱到这般程度的这么一个哥哥让温雅有些无奈,不过还好,经过几天的观察,她发现她这个哥哥倒也并不迂腐,这还是能接受的。

          看着温雅精神那么好,顾氏打心底高兴。她将温雅一把抱起放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一手环抱着温雅,防止她掉下去,一手掀开瓦罐的盖子。

          瓦罐有两寸高,里面装的是热腾腾的菜粥,桌上除了这菜粥还有一碗窝窝头,这就是一家人的早餐了。

          温雅张嘴吃了一口顾氏喂来的菜粥,这粥虽说没有半点油水,但也不算难吃,倒是那窝窝头硬的很,温雅每咬一口都皱着眉头嚼老半天才嚼烂。

          看着温雅这个样子,顾氏已经注意了好几天了,她叹了口气道:“小雅大病初愈,老吃这些东西也不是个办法,等过几日我把手上的东西绣好了,还是先换些白面回来给小雅补补吧,展铭你的学费又要拖上一阵了。”

          “娘,小雅的身体更重要,我只要坐在书社窗外边听就行了,你不用急着帮我交学费的。”顾展铭听了顾氏的话,不在意的点了点头道。

          顾氏心中微微发酸,书社偷听又岂是那么容易的,被先生发现了,少不得要一顿臭骂。

          温雅默默无言,事情具体是怎么样的,她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她也不认为这古代教的之乎者也之类的东西能有多大用处,不过听着他们话里对自己的怜意,她还是忍不住心中一暖,就连嘴中的窝窝头嚼起来也香甜了许多。

          “娘,哥哥,这窝窝头和菜粥也很香的,您还是把钱留给哥哥交学费吧。”温雅咽下刚刚嚼碎的窝窝头,又喝了一口菜粥后道。

          温雅的话让顾氏一阵感动,手中不知不觉的将温雅抱得更紧了些,心中只觉得这三年多的苦并没有白吃,完全是值得的。

          顾展铭看着温雅的眼神也更加温和了起来,不过他还是坚持要先给温雅买白面补身体。

          一家人的相互关怀,让屋中满是温馨。

          一家人就这么边吃边聊,后来温雅觉得自己好歹也活了一把年纪了,老是让人喂难免别扭,就想要自己动手,顾氏也不坚持,反而很是欣喜的取了一双筷子慢慢教她使用。

          为了避免过于离奇,温雅装模做样的试了好几次才歪歪扭扭的夹了一夹菜放入嘴中,只这样,顾氏便兴奋的搂着她亲了又亲,跟顾展铭一起连番夸赞她聪明,害得温雅不由得郁闷非常,好歹她也是活了二十几年的人了,就算论起年纪也比顾氏小不了多少,竟然还要装纯,装幼稚。

          哎,为了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温馨,还是忍忍吧,能从新享受一次童年那也自己的福气。

          “娘,小雅,我出去了。”

          早饭过后,顾展铭便拿着他那几本又破又旧的书出去了,想来应该是偷师去了。

          顾氏也没闲着,将温雅放在一旁的竹塌上后,便拿起绣圈开始刺绣了,而温雅一阵无聊后,也不打扰顾氏,自顾跑到院中打起了拳,顾氏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并没有阻止,只是向着门口方向挪了挪,直到视线一直能见到温雅为止。

          由于温雅不想表现得太怪异,所以除了早上打了两个时辰的拳,其余的时间,温雅要么静静的看着顾氏刺绣,要么干脆躺在床上睡觉。

          中午顾展铭回来过一次,没有在去偷师,而是放牛去了。

          偶尔,温雅也会在顾氏的视线范围内走动,探查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座山村,山村健在一座大土坡之上,两面环山,温雅所在的房屋建在山村的边缘,虽然是山村西北角的边缘,地理位置还算上佳,院子后面不远就有一座大石山,大石山在北面,冬天刚好能挡住那刺骨的寒风。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