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IIWABAAC0883"></code><style id="IIWABAAC0883"></style>
    • <acronym id="IIWABAAC0883"></acronym>
      <center id="IIWABAAC0883"><cente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center><abbr id="IIWABAAC0883"><di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noframes id="IIWABAAC0883">

    • <optgroup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sup id="IIWABAAC0883"></sup></strike><code id="IIWABAAC0883"></code></optgroup>
        1. <b id="IIWABAAC0883"><label id="IIWABAAC0883"><select id="IIWABAAC0883"><dt id="IIWABAAC0883"><span id="IIWABAAC0883"></span></dt></select></label></b><u id="IIWABAAC0883"></u>
          <i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tt id="IIWABAAC0883"><pre id="IIWABAAC0883"></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从杀猪开始修仙》 第四章 鬼雾迷踪,斩妖通幽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嘭!嘭!嘭!

          清早,天还没亮,张奎已经在院子里连起了拳。

          伴随着一声声擤气,张奎以意领气,以气催力,每招每架都有山崩憾地之势。

          是真的“憾地”。

          在真气的催动下,每次踏步,地都在震,这些天下来,黄土场都被被踩实,结成板块又再次碎裂。

          一群大汉在旁边看得眼都直了,张奎收势后,一个个大声拍手叫好。

          尽管有了真气和系统,但在张奎看来,拳法这东西似乎根本没有尽头,你越练越会觉得前方深渊如海。

          洗完手后,刚端起猪杂汤就着火烧,就见牛二从门口走了进来,粗声粗气说道:

          “大哥,我刚去问过李夫子,他说已经告知了衙门,钦天监的人应该很快就到。”

          张奎喝了一口猪杂汤点头,

          “那就行,都赶紧吃饱点,咱们饭后就出发。”

          众大汉抱拳,“是,大哥!”

          早出门的原因是交通不便。

          虽说大乾朝马匹并不稀缺,但张奎他们主要在县城活动,只养了两匹驽马用于拉车。

          再说以张奎这体型,无论骑啥玩意儿都得累死。

          待出发时,天色已微亮。

          街上笼罩着一层薄雾,能见度有些低,只能看到七八米远的地方。

          张奎也没在意,去往乡下的路熟悉的很,再说这地方潮湿多雾,通常半晌就能散去。

          马车行过石板路,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穿过城门时,兵丁讨好地点了点头,“张大官人这么早是去哪儿啊?”

          张奎哈哈一笑,“去乡下收猪。”

          去往乡下的道路两旁古树茂密,在雾气笼罩下更显得隐隐绰绰,只有一条土路通向雾霭深处。

          张奎走的有些无聊,呵呵一笑,“牛二,来,给兄弟们唱个小调。”

          “好勒…”

          牛二这夯货立刻眉飞色舞,扯着嗓子干嚎起来。

          “月上柳梢天色暗呀,嘿!”

          “尼姑道士来相会呀,嘿!”

          “谈佛论道不点灯呀,嘿!”

          “喜得佛爷睁眼瞧呀,嘿!”

          众人皆是哈哈大笑起来,调笑声、叫骂声不绝,队伍气氛也渐渐变得活跃。

          然而走着走着,打头的人却发现了不对。

          “大哥,我们怎么又走回来了!”

          只见前方嶙峋的古树下有一倒塌的神龛,以此为点道路开始分岔。

          这世界虽然有妖有鬼,神佛却不显灵,因此百姓信仰也不怎么虔诚。

          这个倒塌的石质神龛也没人修缮,基台碎裂爬满了藤蔓,余塘县的百姓通常把它当做路标,通向两个不同的乡镇。

          他们刚才已经途径此地…

          张奎眼睛微眯,眉间透出一股煞气,“莫慌,我们换条路!”

          然而,即使换条路,兜兜转转十几分钟后还是回到了这里。

          张奎拿出祖传杀猪刀,看了看浓雾笼罩的林道,冷哼一声,“我们退回县城!”

          他知道这是什么。

          地煞七十二术中的五行术就有:

          布雾术!

          一级可在百米范围内布下浓雾,每十分钟消耗法力值5点。

          看上去没啥了不起,也没杀伤力,就是聚拢阴气引发大雾而已,甚至一些稍微有点儿道行的妖鬼都能使出。

          但厉害的在后面。

          只要在雾中使用布阵术,范围大点儿甚至能困住整个军队。

          古书中常有描述:某将帅大军前行,忽见雾起,东西不辨方向…

          小范围也有个响亮的名字:

          鬼打墙!

          然而,一个小时后,他们没有看到余塘县城墙,却反而来到了一处小河旁。

          河面氤氲着雾气如同忘川,岸边孤零零飘着一艘无人小船。

          这里,是县城另一头…

          “大…大哥,这是…”

          众大汉只觉毛骨悚然,一旁的牛二更是结结巴巴说不出话。

          张奎也是脸色难看。

          怪不得胡媚娘说整个余塘县都会遭难,原来对方已经封锁了这里。

          “别乱跑了,都是白搭。”

          张奎看了看众人,“我们找个地方养精蓄锐。”

          “那大哥,这…”

          “莫慌!”

          张奎看了看白蒙蒙的天空。

          “这种术法被阳光所克,昨日晚霞千里,今日必赤日炎炎,我们等到中午再说。”

          张奎临危不乱,众大汉也有了主心骨,找了个空地安心戒备。

          然而,事情却并非他所料。

          临近中午,浓雾并未散去,反而变成黑雾,且阴风阵阵,伸手不见五指。

          天地暗淡下来,如坠幽冥…

          “快,点起火把!”

          张奎此刻头大无比。

          他敢肯定,来犯邪崇绝不是李夫子所说的无卵太监。

          余塘县虽然不大,但现在夏季还没结束,弄出这种声势,哪会是普通的僵尸。

          地煞七十二术五行术中倒是有破解之法,但别说张奎现在一穷二白,就是点开法力值也不够。

          周围黑漆漆一片,阴风怒嚎中隐约出现诡异的声响。

          张奎这些个手下们虽然横,但都没见过什么世面,看到这种情形早就一个个胆颤心惊。

          “大…大哥…我听到有人说话…”

          “我…我也听到了…”

          张奎沉默不语,握着杀猪刀的手关节都已经发白。

          他灵觉比其他人强的多,怎么会听不到?

          那是甲胄兵器摩擦声、若隐若现的脚步声、以及凄厉苍凉的歌声:

          “操戈披甲兮旌蔽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严杀四方兮尸首离…”

          张奎头皮发麻,汗毛耸立,喉咙干涩,“阴兵过境!”

          该怎么办?

          此刻别说护住身后兄弟,就连他都自身难保。

          该往哪儿逃?

          周围黑雾笼罩,视物不清,只能感觉到肃杀的阴寒之力笼罩四面八方,并且不断靠近…

          随着那些翻涌的力量越来越近,身后的大汉们也终于有所察觉,一个个脸色惨白,惊恐地挥舞火把左右乱看。

          “给我火把!”

          张奎一把拿过旁边一人的火把,顺着最近的方向抛去。

          火把在黑暗中划过一条弧线…

          他们终于看到了对方。

          那是一队队忽隐忽现的士兵,铠甲破碎、身躯腐烂,手持古老长戈,以一种闪烁的方式不断靠近。

          “啊!”

          几名大汉被吓疯了,拨开众人就像身后跑去。

          “别乱动!”

          张奎怒喝一声,但已经迟了。

          几声惨叫响起,他们连同火把被黑暗彻底吞噬,消失在众人视线。

          突然,张奎眉间隐隐作痛,一股锋锐的阴寒之气向着他的脑袋直刺而来。

          “找死!”

          张奎豹眼环睁,炸裂般一声怒吼,一个低腰转身,手中杀猪刀向上撩起。

          刀身划过空气,有一股微弱的迟滞感,一名脸色腐烂死白的鬼兵突然出现,跌跌撞撞退后几部,却并没死亡。

          不过,能砍到就好!

          张奎没有犹豫瞬间冲了上去,杀猪刀伴着阵阵呼啸,眨眼间连砍了十几刀。

          尖利的呼啸声在耳中响起,鬼兵化作一股阴气噗得一声消散。

          来不及欢喜,依靠武夫的直觉,张奎一个翻滚抬头一看,只见数把戈刃刺在地上又突然消失。

          旁边不断传来惨叫声。

          啪挞,牛二趴倒在地上,脸色乌青,眼神渐渐失去光彩…

          “啊!”

          张奎两眼充血,额头青筋直冒,嘶吼着向着几名突然出现的鬼兵冲去。

          他苏醒后,觉得这帮手下脑子一根筋,有时候愣的让人好笑。

          此刻,却无比恼怒自己犹豫不决,昨日就应该立刻动身。

          张奎已经瞧出了这些鬼兵的特点,他们移动迅速,无声无息,只有在攻击的时候阴力凝聚,才会显现出身影。

          杀猪刀虽说煞气弥漫,但对鬼兵杀伤力却有限,往往好几刀才能砍死一个。

          这具身体的强大此刻也显现出来,张奎在一片片鬼影中翻转腾挪,险之又险地避过凭空出现的长戈,一个个消灭着鬼兵。

          但这些鬼兵明显掌握着战阵合击之术,张奎身上已经出现了一个个伤口,皮肤皲裂,周围一片死肉。

          忽然,周围阴寒纷纷散开,张奎也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充血的眼睛死死盯着前方,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但他能感觉到,一顾更为庞大的阴寒之力正在缓缓靠近。

          来吧…

          张奎缓缓闭上眼睛,不知不觉,《地煞七十二术》界面上已经出现了两个技能点。

          张奎毫不犹豫连点两下。

          通幽术(1级):被动技能

          技能说明:开通阴阳眼,可看到无形鬼物。

          下一级可看破基础幻术。

          斩妖术(1级):主动技能

          技能说明:凝煞成罡,可加持武器与身体,对有形无形,神妖鬼人造成伤害,每秒消耗2点法力值。

          下一级罡煞双倍凝练,可加持武器与身体,对有形无形,神妖鬼人造成较大伤害,每秒消耗5点法力值。

          再睁眼,世界已完全不同。

          周围的鬼兵全部显露出身影,数量大概80个,脸色腐败死灰,双眼空洞。

          远处,一个浑身披甲,手持长矛的鬼将正骑着马缓缓靠近,眼中燃烧着绿色的鬼火。

          张奎看了看手中的杀猪刀。

          上面缠绕的恶煞之气正在迅速被双手吸收,结合着周围的阴寒之力不断凝聚,散发着暗红色的血光。

          随着煞气被吸走,原本冰冷肃杀的杀猪刀,也迅速腐朽锈化。

          嗖的一下将杀猪刀扔向后方,张奎看向那个不断靠近的高大身影,眼神陡然间变得凶戾,双臂淡红色罡煞如烈焰般燃烧。

          “来将通名!”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