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IIWABAAC0883"></code><style id="IIWABAAC0883"></style>
    • <acronym id="IIWABAAC0883"></acronym>
      <center id="IIWABAAC0883"><cente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center><abbr id="IIWABAAC0883"><di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noframes id="IIWABAAC0883">

    • <optgroup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sup id="IIWABAAC0883"></sup></strike><code id="IIWABAAC0883"></code></optgroup>
        1. <b id="IIWABAAC0883"><label id="IIWABAAC0883"><select id="IIWABAAC0883"><dt id="IIWABAAC0883"><span id="IIWABAAC0883"></span></dt></select></label></b><u id="IIWABAAC0883"></u>
          <i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tt id="IIWABAAC0883"><pre id="IIWABAAC0883"></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从杀猪开始修仙》 第三章 无卵僵尸,地煞之术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将军墓…将军墓…”

          一大早,张奎练完功后,就皱着眉头在院内踱步。

          昨晚狐妖示警,让他心生警惕。

          虽然对方是害死前身的元凶,但言谈举止却不似作伪。

          旁边演武场上,一帮大汉正赤腹坦胸,气喘吁吁,摆弄着石碾石锤。

          一个个肌肉鼓胀、汗水殷殷,跟前世健身房猛男撸铁一个观感。

          张奎轻扬下巴,

          “你们几个,有谁知道附近有什么将军墓?”

          大汉们一愣,摇了摇头。

          “大哥,不曾听过。”

          “哼,一帮不学无术的蠢才…”

          张奎哼了一声,“去,把李夫子请来,听说他学识最是广博。”

          “是,大哥!”

          李夫子名叫李伯骞,十几年前考取秀才后就没了下文,屡试不中,索性在本地蒙学当起了先生。

          他刚吃过早饭,正整理衣冠准备去学堂,就见一帮肌肉大汉冲进了院子。

          领头的牛二抱了抱拳头,

          “李夫子,我们大哥有请。”

          李伯骞眉头一皱。

          他一看这帮腌臜泼才就知道是张奎手下,心中甚是不喜,捋着长须淡然说道:“本人有事,没空…啊…”

          话刚说一半,就被两名大汉冲上来一把架起,尖叫着,伴着烟尘轰隆隆向张家跑去。

          张奎在家中正喝着枸杞茶,就见李夫子像小鸡子一样拎着进了门。

          李夫子身体悬在半空,脸色惨白,嘴唇不住打着哆嗦,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张奎捂住了额头一脸无奈,

          “这帮二货。”

          他本以为自己脑子里全是肌肉,没想到穿越而来,手下全是一帮憨货。

          不过让他赔礼确是不会的,余塘县读书人从县令到秀才,一个个瞧他不起,他也懒得搭理这帮穷酸。

          张奎随意挥了挥手,

          “来人,上茶,还有,切十斤肉给蒙学送去,就说是李夫子补贴穷困学子的。”

          这书生好名,要当面给钱会装模作样,好像你欠他的,这种方式就一下子击中了李夫子的软肋。

          李夫子脸色稍微好转,一看张奎如巨人一样的身躯又心生胆怯,强忍着恐惧颤声道:

          “你捉…请我来有何要事?”

          张奎也懒得遮掩,

          “我收到消息,说附近将军墓内有邪祟要来祸害余塘县,想找先生问问。”

          邪祟犯境不是什么新鲜事,大乾朝每年都会有无数起,有的地方惨绝人寰甚是骇人听闻。

          每当发生这种事,朝廷总会在各地贴出告示,提醒百姓注意防范。

          或许这种外生压力,也是大乾朝能够绵延上千年的原因。

          李夫子也是吃了一惊,随即摇头,

          “不可能,本地文华锦绣…”

          说着,偷偷瞧了张奎一眼,

          “虽说偶尔会有一两个意外,但从未出过什么将军。”

          张奎听后皱眉,

          难不成胡媚娘在骗自己?

          没道理啊…

          正当他琢磨的时候,李夫子却眼睛一亮,“哦,我想起来了…要说起来,咱本地确实有个‘将军墓’…”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

          “百多年前,本地一个泼皮进宫当了太监,名叫李岩。”

          “此人奸猾歹毒,又会攀炎附势,没多久就成了大内红人,又诓骗当时的圣上给自己封了个右羽将军的头衔,一时沦为笑谈。”

          太监?

          张奎一愣。

          墓里面有什么,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僵尸。

          莫非是个没卵子的僵尸?

          张奎忍不住乐了起来。

          李夫子看到张奎笑,也跟着乐。

          “这李岩太监回来修桥铺路,还想着光宗耀祖,可余塘县百姓都快被周遭县民笑死了,那会让他进祠堂?”

          “他那野外的太监墓无人祭扫,人人唾弃,小孩们拉屎撒尿,就连老夫小的时候也…”

          李夫子不说话了,脸色变得僵硬。

          张奎呵呵一笑:

          “人家没了卵子,修桥铺路也进不了祠堂,还被人在坟头拉屎撒尿…啧啧,这怨气怕是不小。”

          李夫子脸上阴晴不定,随即干笑一声:“无妨,百年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待老夫这就找刘县令,让他请钦天监来除此祸患。”

          说完,急匆匆转身离去。

          看着这老头匆匆离去的身影,张奎摸着下巴,眼中若有所思。

          这钦天监镇压四方邪祟,他是早有耳闻,虽说时不时有骇人听闻的惨案发生,但至少这天下还没因妖鬼邪祟而混乱。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但有一点却令人疑惑。

          胡媚娘的厉害他昨晚已经见识过了,要知道能够化形的妖怪可不一般,至少对付他绰绰有余。

          就算那李太监是个练了葵花宝典的僵尸,也不到百年的道行,怎么听胡媚娘的意思,整个余塘县城都要遭殃?

          张奎越想越不对劲。

          就在这时,牛二从大门口走了进来,弯腰抱拳:

          “大哥,咱们猪场的猪被‘大元帅’咬死多半,这些日子有些不太够,我明天就领几个弟兄到乡下收猪。”

          张奎点了点头,随即转念一想,“慢着,明天我带队,所有兄弟们都去。”

          牛二一愣,“可咱们的摊子…”

          张奎摆了摆手,“断一两天也没事!”

          虽然并没练到“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但他心中却莫名有些担忧。

          ……

          却说另一边,李夫子匆匆来到了县衙后院,“刘兄、刘兄,在下有要事相告!”

          县令刘长风正摸着长须满意地提起毛笔,“李兄,大事须静气,来,先看看本官这副《山溪行旅图》。”

          “哎,刘兄,先避过此劫再说…”

          李夫子哪顾得上风花雪月,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

          “哼,张屠户?”

          县令刘长风一听皱起了眉头,

          “此人妖言惑众,必是不怀好意,李兄莫搭理,看他玩什么花样?”

          “刘兄有所不知…”

          李夫子一听连忙摇头,“这张屠户虽然粗鄙,为人却从不撒谎,此事必然不假,还请早点向钦天监求助。”

          县令刘长风顿时面色不愉,

          “捕风捉影之事就要调动钦天监,要是空跑一趟算什么,难道让人笑本官治下妖鬼横行?”

          李夫子又劝了几句,刘长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罢了罢了,此事我自会处理!”

          李夫子松了口气,

          “既如此,那…在下告辞…”

          李夫子离开后,县令刘长风冷哼一声将毛笔扔在桌上。

          他刚调任此地,就雄心勃勃想做些事作为考评业绩,但余塘县承平已久,地方稳定,实在想不到什么由头,于是就将目光盯上了欺行霸市的张奎。

          但让他吃惊的是,无论县衙下属,还是本地士绅,都分析利弊劝他打消这个念头。

          堂堂县令动不了屠户?

          这简直成了刘长风的心魔,自此一听到张奎的名字就心生厌恶。

          想到这里,刘长风甩了甩衣袖,踱步走进了内室,坐下后边喝茶边摇头,

          “夫人,那个张屠户又散布谣言,说居然有邪祟要滋扰本县,你说可笑不可笑……哦,还是夫人懂我…”

          室内,空无一人…

          ……………………

          夜幕逐渐降临。

          清冷的月辉洒在县城古老的青石板上,只有几家大户门前灯笼在夜风中微微摇晃。

          张府内宅此时已是漆黑一片。

          按理说以张奎现在的年纪,早就已经该成家立室,但却仍然单身。

          原因有许多,比如他手下的一帮肌肉兄弟,整天咋咋呼呼舞刀弄棒,把张府弄得跟个土匪窝一样。

          还有就是他的社会地位,虽然有钱又豪横,但清流富商表面恭敬,暗地里却瞧不起。

          张奎还心气高,非要找个知书达礼又漂亮的千金小姐做老婆。

          你要问前身怎么解决问题?

          反正附近青楼里的姑娘看到他就躲…

          当然,现在的张奎却没想那么多,躺在床上,脑子里全神贯注研究自己的系统技能。

          他前世对地煞七十二变有误解,以为就是孙大圣的七十二种变化。

          但实际上,地煞七十二术无所不包,从观星测地到驱鬼通神,从炼丹打坐到定身隐形,他所听闻过的道士技能都有。

          至于孙大圣广为人知的变化之术只是其中一种。

          这东西虽然纷繁复杂,但这段时间张奎认真分析,还是将其分为了几类。

          首先就是修身之术。

          比如导引术、服食术、煮石术…

          这类技能大部分都是被动技能。例如服食术,一旦点开就会炼制低等级草药丹,煮石术则是金属类丹药,依次升级学会更多高级丹方。

          最让他感兴趣的是壶天术,只要升一级,就能开通一个一立方米的芥子空间。

          随后是攻伐之术,以及相关的辅助技能。比如他目前最需要的斩妖术,其次还有定身、隐形、变化术等…

          剩下两类则是五行术和神鬼术。

          五行术除去五行遁法,还有呼风唤雨喷火凝冰。

          神鬼术则是驱幽、通神、请仙等。

          可以说,要是把这些技能都学会了,妥妥的一个陆地神仙。

          怪不得孙大圣刚从菩提老祖那儿毕业,锦衣回乡跟着一众老猴吹牛逼:

          “我自闻道之后,有七十二般地煞变化之功;筋斗云有莫大的神通;善能隐身遁身,起法摄法;上天有路,入地有门;步日月无影,入金石无碍;水不能溺,火不能焚。那些儿去不得?”

          但,要想达到这种境界,无疑需要时间积累,而且许多厉害技能现在点开根本不合算。

          就比如变化术,一级只能改变面部相貌,但每秒需要5点法力,他现在只有20点,还没自己化妆合算。

          还有呼风唤雨腾云驾雾,每秒消耗都是以百为单位,至少很长时间都不用想。

          至于他目前最想学的斩妖术,技能介绍是这样的。

          斩妖术(1级):主动技能

          技能说明:凝煞成罡,可加持武器与身体,对有形无形,神妖鬼人造成伤害,每秒消耗2点法力值。

          许多人对罡气有种误解,以为就是真气的外放,但这玩意儿实际上是在真气和精神的作用下,与天地能量的互动。

          煞气本身就锋锐凶恶,凝煞成罡后自然可以对这些东西造成伤害,杀伤力可以随着煞气等级而增高,并不受斩妖术等级限制。

          而斩妖术每升一级,则可以使罡气更加凝练。

          2点法力正好可以与导引术补充持平,可以说点开这技能,才是真正有了点自保之力。

          “玛德,得先找点儿小怪,老子要打野!”嘟囔了一句后,张奎转过身渐渐入睡…

          大院围墙外隐约传来声音。

          梆!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打更老头从他门前走过,旱烟袋别在腰后,一瘸一拐,还时不时咳嗽两声。

          老头缓缓走过青石板街道,

          “咳咳,今晚怎么起雾了…”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