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IIWABAAC0883"></code><style id="IIWABAAC0883"></style>
    • <acronym id="IIWABAAC0883"></acronym>
      <center id="IIWABAAC0883"><cente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center><abbr id="IIWABAAC0883"><di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noframes id="IIWABAAC0883">

    • <optgroup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sup id="IIWABAAC0883"></sup></strike><code id="IIWABAAC0883"></code></optgroup>
        1. <b id="IIWABAAC0883"><label id="IIWABAAC0883"><select id="IIWABAAC0883"><dt id="IIWABAAC0883"><span id="IIWABAAC0883"></span></dt></select></label></b><u id="IIWABAAC0883"></u>
          <i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tt id="IIWABAAC0883"><pre id="IIWABAAC0883"></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从杀猪开始修仙》 第二章 猛人临世,狐妖示警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大元帅”是张奎养的种猪。

          他家猪肉场之所以能够垄断余塘县猪肉市场,不仅仅是因为人狠霸道,还因为这只有野猪血脉的大宝贝。

          此时县城街道上已经乱成了一片。

          百姓们哭喊着逃命,扁担箩筐乱飞,食客们在街边酒馆二楼探头张望…

          滚滚烟尘中,一头上千斤的大黑猪在街上横冲直撞。

          一名流着鼻涕的小孩已经吓傻了眼,拿着糖葫芦惊恐地站在街当中挪不开步。

          眼看着大黑猪哼哧着冲来,街道上突然炸裂般响起一声怒喝。

          “畜生,找死吗!”

          声音之大,震得人耳朵都疼!

          看客们回头张望,只见张奎领着一帮大汉径直跑来。

          他个子比旁边大汉都高了两头,手持三掌宽的大号杀猪刀,气势威猛无铸。

          “哗,张大官人来啦,这下没事了。”

          “张大官人这阴曹地府走一遭,看起来好像更吓人了…”

          百姓们议论纷纷。

          就连种猪“大元帅”都吓了一跳,蹄子一打滑,摔了个狗吃屎。

          张奎冲上前来,将小孩护在身后,远处一妇人哭哭啼啼跑来,连忙将小孩抱走。

          张奎哼了一声,仔细打量眼前大黑猪,顿时眉头一皱。

          一般来说,种猪通常瞟肥体壮,肉堆的路都走不动,配个种都怕把母猪压死。

          这“大元帅”却不同,四蹄强健有力,肩胛处肌肉高高隆起,比野猪看起来都凶。

          更要命的是它的獠牙,足足有五排,尖利锋锐,一看就让人胆寒。

          张奎嘿嘿冷笑,

          “我说呢,放着有吃有喝有母猪的好日子不过,原来是成妖了!”

          前世有古语:事有反常即为妖。

          这个世界也差不离,而且是真的成妖。

          这种猪“大元帅”不知得了什么机缘,手下那帮浑人也没在意,才惹出了这种乱子。

          这“大元帅”懵懵懂懂开了一丝灵智,看到张奎明显有些畏惧,但很快就凶光毕露,哼哧着刨动前蹄。

          “想噬主,看来留你不得!”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张奎冷哼一声,拎着刀就往前走。

          “大元帅”也嘶嚎一声,蒙头轰隆隆冲来,獠牙低垂,想要把张奎捅个对穿。

          “大哥,小心!”

          “这畜生不对!”

          身后壮汉们惊呼提醒。

          张奎却不管不顾,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他正好想试试这具身体的底子。

          只见他迎着奔来的“大元帅”,两仪桩站定,“哼”的一声擤气,平地卷起旋风,粗壮的铁肘轰然下捶。

          嘭!

          以刚对刚,正面碰撞,周遭地面猛然塌陷两寸,“大元帅”也鼻骨断裂重重摔在地上。

          “哈哈哈,爽!”

          张奎哈哈大笑,这具身体天生异禀,简直能将八极刚猛无双的特性发挥到极致。

          周遭百姓瞪大了惊恐的眼睛,

          “这…这还是人吗?”

          身后大汉们则狂热呐喊,

          “大哥好样的!”

          “大哥万人敌!”

          种猪“大元帅”不愧有了妖性,鼻腔喷血,在原地晃晃悠悠却还没死。

          张奎上前一脚将其踩翻,

          手中宽大的杀猪刀挽了个刀花。

          在“大元帅”求饶的目光中,张奎面无表情,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腥臭的血嗤嗤喷出好几米。

          畜生就是畜生,尝了血腥味,下一步就会想吃人,留它不得。

          周遭百姓轰然叫好。

          张奎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拉回去宰了,给…给我留着,那几头死去的母猪也剐了,分给受伤和损失的人家每人五斤做补偿。”

          “是,大哥!”

          壮汉们点头回应。

          他们有些奇怪,虽然自家猪伤了人,但估计没人敢找茬,大哥怎么突然这么大方?

          张奎则盯着“大元帅”左看右看。

          他此时满脑子都是妖肉的味道有什么不同,想着想着就口水横流。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大元帅”本来就没阉,再加上有了妖性,那腥臊味传的满大街都是,用大锅煮肉的壮汉更是蹲在地上狂吐。

          张奎了然无趣,直接命手下将肉填埋,随后回到卧室关上了门。

          就在宰了猪妖后,脑海中界面上一个空白小长条突然多了1/5,猩红的有些诡异。

          这是进度条,每满一格就会获得一个技能点,可以用来升级导引技能,也能打开新的技能。

          当然,想要将导引技能升到二级,就需要两个技能点,往上以此类推。

          张奎摸着大胡子嘿嘿直笑,

          “这是要老子当降魔天师吗?”

          “这大胡子到有点像燕赤霞,嘿,道…道道…道可道,非常道…”

          他哼着曲子心情畅快,本就是狂暴的性格,只觉此方天地才是心之所属。

          当然,在此之前先得养好身子。

          张奎猛地拉开窗子,

          “牛二,快去回春堂请王大夫,老子肾都快亏死啦!”

          与此同时,县城街道上两名衙役正蹲在张奎轰出的深坑前啧啧赞叹。

          “好家伙,这力道…”

          “我们该怎么回禀大人?”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苦主们本就不敢告,再加上得了好处,更是嘴巴紧,难道你敢去找张大官人?”

          “我又没得失心疯,走走走…”

          两名衙役回到县衙大堂,抱拳低头,“回禀大人,那张屠户已经亲手毙了疯猪,现场无人丧命。”

          余塘县令是一名长须白面书生,名叫刘长风,闻言后眼睛微微一眯,

          “可有苦主告状?”

          “无人告状。”

          两名衙役连忙摇头。

          “可恶!”

          刘县令一拍桌子,满脸正气凌然。

          “这张屠户欺行霸市,百姓苦不堪言,就连本官也得吃带毛猪。”

          “总有一日,本官要为民除害,收拾此獠!”

          两名衙役低着头狂翻白眼。

          就连一旁的李主簿也是满脸无奈。

          你倒是能拍拍屁股轻松走人,但张屠户在本地根深树大,手下一帮浑人,到时秋后算账那个能受的住?

          吃个带毛猪而已,

          自己回家刮刮不就行了…

          上任县令是个刮地皮的,好不容易送走又来了个傻书生。

          唉,这余塘县什么时候才能来个正常县令…

          ……

          转眼间,一个月匆匆而过。

          张奎每日变着法滋补,再加上导引术二十四小时被动施展,肾水虚亏早已恢复。

          这些天他早起傍晚疯狂练武,体内真气运转不休,功夫日渐高深,整个人不动时沉稳如铁像,动则雷霆万钧,如猛虎噬人。

          张奎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境界,前世可没有真气这一说。

          但或许是技能的原因,无论怎么运转,体内真气丝毫不见涨,不像别人打个坐都有收获。

          所谓有得必有失,张奎看的很开,地煞七十二变中那些神奇的能力,看都看不懂,更别说练成。

          现在多简单,只要升级就行。

          他已经试过,无论猪马牛羊,杀普通生灵根本没用,想必人也一样。

          况且受前世教导,没变态到动辄想要人命,虽然混不吝,但侠义之心却还有。

          看来还是要杀妖。

          就在张奎跃跃欲试,差人到处打听的时候,妖却自动找上了门。

          夜半三更,他睡得正熟,

          突然警醒睁开双眼,右手缓缓摸向了床底的杀猪刀。

          导引技能级别太低,并不能达到内气外放,地煞七十二变中有斩妖技能,鬼神邪崇皆可伤,他早就寻摸好了下一步就升级。

          他这把祖传宝刀恶煞之气萦绕,在这之前正好用来防身。

          借着月光,只见一个妖娆的身影嗖嗖从窗台跳入,落下的时候已经化为一妙龄女子。

          容貌艳丽无双,两眼勾魂夺魄,身着绫罗轻纱,婀娜的娇躯后,一条毛绒绒的大尾巴甩来甩去。

          “还来!”

          种种旖旎的记忆浮上心头,张奎顿时恼火,这是把老子当炉鼎了?

          砰!

          他瞬间发力,床板炸裂塌陷,刀光闪烁,狠狠砍向了那个妖娆的身影。

          可惜,杀猪刀砍了个空。

          对方瞬间从视线中消失。

          张奎毛骨悚然,瞬间转身砍向身后,整个人如旋风一般左砍右砍,满室刀光。

          可惜,他速度快,对方更快,如移形换影般围着他打转,还不时用大尾巴撩拨他小腹。

          特娘的!

          张奎退到墙根,拿刀护在胸前,心中惊骇万分。

          这就是真正的妖吗?

          “大朗莫怕…”

          狐狸精也停了下来,突然出现在窗旁,缓缓坐在了椅子上,笑脸嫣然,

          “奴家不会害你,听到你复生,心里不知有多开心。”

          “奴家是真心喜欢你,要不以我的修为,怎会和你欢好数月,还每日采摘山精野参为你滋补,只是一时忘情失手而已…”

          “放屁!”

          张奎怒了,挥舞着杀猪刀,

          “你那叫什么喜欢,分明是馋我身子!”

          “呵呵呵…”

          这狐狸精捂嘴笑得和银铃一样,眼波流转向下瞟,

          “没错,奴家就是馋你身子。”

          “呃…”

          张奎顿时无语,下意识用刀护住了裆,“你别过来!”

          狐狸精眼中出现一丝幽怨,

          “大郎放心,奴家要走了,此次是来道别。深山修炼,再见面已是百年后,到时你已转世,相逢不相识…”

          她边说边后退,转身化作一银狐,跳上窗台,月光下口吐人言:

          “余塘县即将遭难,大朗应尽快逃往乡下躲避才是,还有,记住奴家的真名,胡媚娘…”

          说完,瞬间跳出,似乎融入月光消失不见,只留屋内一缕幽香。

          张奎急了,跑到窗前,

          “把话说清,有什么难?”

          一个声音顺着夜风传来,

          “将军墓…”

          张奎看向院外,

          满月下凉风习习,

          似乎刚才只是个梦境。

          “嘁,胡媚娘…老子可不是许仕林…”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